学校首页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校友天地 正文

一直在“出席”,一直在路上——访07级朱国慧校友  

作者:时间:2017-09-12点击数:

朱国惠,女,广东茂名人,2007级中文校友。现任佛山市三水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法制员一职。

 

 

一直在“出席”,一直在路上

——访07级朱国慧校友

 

 

天下着雨,但校本部却洋溢着青春热情的氛围。今天恰逢文学院的职业导师交流会,各方校友的回归,使空气中焕发出一种新的生机。朱国惠师姐也是当天回校校友中的一员。乌黑长发垂肩,一袭暗紫色裙的朱国惠师姐出现了,带着一脸归校的喜悦与兴奋。一股昂扬向上的气流一瞬间搅动了周围的空气。她热情地打招呼,与电话里那嘹亮开阔的声音一般,一路与我们兴奋地描述今天与同学重逢的种种。

曾是文学院学生会主席的朱国惠师姐,仍保持那股大气与引领环境的气场,笑容明亮,说话坦诚直爽。在她的大学生活中,我们可以从这些标签中了解到她:团支书、公关协会策划部部长、团总支部长、学生会主席和实习辅导员,摘下标签,她仍是一个散发行动魅力的师姐。文学院辅导员陈小花老师这样评价她:“她跟我一样是双鱼座的,但比我优秀多了。她对工作很认真,对合作伙伴要求很严格,做什么事都追求完美。”国恵师姐很喜欢伍迪·艾伦的一句话:成功百分之八十源自于出席。确实,要想在生活中拥有更多成功,那么最应该做的事,也是最简单的事就是更多的出席。于是,这句话激励着她一路不断追求,不断超越,不断挑战自我,一路播种,一路采撷。她像小太阳一般,源源不断散发着能量,推动着她寻找各种未知的可能,探寻人生更大的精彩。

      

青葱岁月

记者(以下简称记”):对哪个印象深刻,者他(她)对您影响

朱国慧(以下简称“朱”):应该是我们的黄书记、小花老师、贺老师和刘茉琳老师,因为我在学生会做学生干部,和他们的接触比较多,感情特别好。其实在学生会长时间繁琐的工作中,如果没有他们的关心和努力,我们也很难坚持到底。他们经常跟我们聊天,让我们受益良多。我性格比较活跃一点,大条一点,不是很细心,老师也不会因为我做错了什么就责怪我。譬如材料整理出错了,他们只会笑一笑,让我下次注意。所以自己就会想着,老师都没有生气,自己以后要更小心、用心一点。还有在工作方面,在大四的毕业阶段,书记和小花老师给了我很多指导。

记:学姐今天回学校后,觉得学校的环境变化大吗?

朱:肯定很不一样啦。现在我不再属于这里,好怀念在这里的日子,好想回来读书(笑)。其实出来工作很忙很累,不像学生那样自由美好。学生真的是天底下一种最好的职业,我愿意一直做一名学生(笑)。我最有印象的那就是院办。十一楼,是我经常待的一个地方。208的学术报告厅也很有纪念意义。我的(学生会会长)竞聘演讲就是在这里。那之前我挺少参加演讲的,那次算是成功的一次。

记:你大学期间担任了很多职务,工作应该挺繁忙的,但你的学习也挺不错的。你如何平衡工作与学习之间的关系呢?

朱:其实我大一的时候,学习成绩也不好,但是我当时还没有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,整天顾及班里面的活动,后来意识到学习也很重要。其实每个人一开始都不适应,就没有很快进入学习状态,所以师姐建议新生一开始就要稍微注意一下(学习这方面)。而面对学习和工作哪个重心放多一点这个问题要取决于个人。当你觉得这件事重要的时候,无论如何你都会很努力地去做好它,像我也是这样的,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十全十美,起码既兼顾得了学习,(工作那方面)也是可以坚持下去的。我的一个师弟,他就是一个很经典的例子,他当时参加国考、省考、市考、深圳考,全部都上了,但是就是面试没上。他挺安静,专注学习,但却缺乏活动的参与,社团也没参加,这样子导致他到了后面就很被动。所以我觉得从大一开始,就要积极参加一些活动。这不是一种功利心。我一向都不主张太有功利心地去做一件事,因为我当时也没有什么功利心,就因为单纯地想去做,这样投入的热情会高一些,但是过后你会发现参加这些是非常有意义的。

记:您在大学期间从团支书到学生会主席,这四年下来会不会觉得累?会不会有坚持不下来的感觉?

朱:你这个问题让我开始回忆起我以前的工作了。以前都没有想到这些问题,现在一想就觉得很亲切。因为很忙嘛,就会有你说的这种感觉,和老师相处一开始也不是那么融洽,和团学干部或者班里面的同学、干部,一开始也不是特别好、特别熟。一开始就要投入很多精力去打理这些关系,也觉得很累很忙。自己一个人对着一堆资料,经常晚上十一点多了,还要对着个电脑搞资料,很累。但是当时很有激情,很喜欢这种集体的感觉,这样讲或许会很虚,但是我就是这样的一种性格。

记:有时会不会觉得工作很琐碎,长期重复没什么意义?

朱:你们不要以为说人家老师叫你们去做一件事就怎么怎么样,不要觉得说做这种小事情,没有发挥到自己的价值。其实这样是在扩宽你们的人脉,锻炼你们的能力。我有个同学,她也和我一样去当了实习记者,但是她的性格是不受拘束的,那时候记者实习那边的老师让她去找个采访对象,她草草敷衍没个结果。之后那个老师找我去做,结果我找到了。所以,人家交给你一件事情,你就算做不好但是起码你要真正地努力过,而不是说一个电话打不通就说找不到。我觉得之前的学生会和一些其他的事情给我一种很强的忍耐能力,所以当我一下子没有找到的时候,起码我会再试,再找一些方法。而我真的没有办法完成,这是能力以外的事情,那就另当其论了。所以不要轻易就说你不行,当你在说这句话后,你付出的努力的动力会少很多,导致了别人对你有不好的印象。第一印象很重要。现实地说,有时候在外面打拼,许多事情是只看结果的。所以给学弟学妹的建议就是从现在开始要多参加一些活动,努力地去做一件事情。如果有些事情是可以磨练你性子的话,我建议你可以去试试看。起码如果你是急躁的人,通过这些可以让你变得沉稳,如果你是那种没法承受压力的人,这些也会让你变得淡定一点。

记:您在学生会做主席期间有什么事是至今都值得您骄傲的吗?

朱:我们那一届有了很多新的东西。比如梦想剧场就是我们那一年创办的。不能算全是我的功劳,因为比较有激情,很想搞好它,就把它变成了一个系列活动。其实是一话剧的形式,然后通过古代预言、神话故事之类的,让它和知识方面有了关系,一方面又迎合了老师们的想法,另一方面又让同学们学到东西。另一个是当时觉得文学院没有一种传统的院服,缺少一种集体感,所以就打算设计院服。我们还设计了每个学生会干部都有的名片。一直想做得跟往届不一样,要有自己的特色。举办了挺多首届活动,每个活动我们都会精心又创新地搞好,觉得挺有成就感的。

 

初探社会

记:您大二到大三期间在《信息时报》做实习记者,有没有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?或者是比较深刻的经历?

朱:记者的那段经历挺深刻的,因为一直在学校里,没有做过这些实际的东西。做采访任务去任何地方都得靠自己,报社不会给你提供任何东西。那时候我对广州不熟,就自己查路线。我是路痴,有时候还得问路人。这也给了我一个让我可以更多接触外面世界的机会。所以我从不怕自己去一个地方,觉得路就在嘴边,去到哪里问到哪里。那个时候也很荣幸,有个主编觉得我还挺好的,她还给了我一个机会去写爱心档案的专题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现在我也觉得很有成就感。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一个人寻找那些贫困户,把记录了8年的爱心档案里的受助者联系到。那个时候有的人可能连电话都没有,就联系所在的居委会。我拿一叠很厚很厚的档案,不停地打电话,得到的回复不是没有这个人,就是他搬走了,或者问你,你找他干什么她不住在这里哦。过程很周折。好多时候,即使我千辛万苦找到当事人,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态度,有些人又坚决地抵触采访。由于每个星期都要找到一个采访对象(这就是记者的压力),必须要有东西可写,所以那时候就很恐惧。一听到电话铃声就会有恐惧感。但是当那个主编(她是很厉害的女人,她也给了我很大的影响的,她很有气场,很自信,很有威慑力)见到我就问采访对象的情况,我就又加紧了进度,在上班时间拼命地继续工作,觉得那段找人的过程好艰辛。就记者这一块,就写档案这一板块给我带来了很多感想的,这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磨练吧。

记:在大学初期就明确了自己今后的职业生涯吗?

朱:没有明确的目标。但我有机会的话也会去尝试一下。我当时的求职方向很茫然的,但是我排除了一些,比如金融,然后就开始在自己专业范围内找了。我很喜欢很喜欢学生工作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怀有这么大的热情。之后我就坚定我要去做辅导员,毕业后去广州工商学院做了大一辅导员。之后我发现,它足够悠闲,没有什么负担,工作挺轻松的。可能是我个人的挑战心比较强,做了一年后发现不能这样庸庸碌碌,所以就去考了公务员。所以一路来我也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方向,当时还觉得这是浪费时间,耽误了。

记:后来怎么样了呢?

朱:幸运的是,我面试那环节比较好。我公务考试的笔试结果和第一名是相差了十来分的,但是我面试反而超他十分,所以我就上了。这是学生工作给我的,炼就我这么能说会道的本领,也练就了胆量。所以我觉得你们现在如果还有精力,就是学好你们那些本科专业的话,也是可以参加一下,锻炼一下“说”,因为在这个行当里面,要不就能说,要不就能写,说和写是同时共存的,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。

记:您刚刚讲您的面试很有优势,那您能给我们说说您的面试经验吗?

朱:我觉得面试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你不畏惧,你说话就不会断断续续,导致很多东西表达不出来。如果是表达不出来的话,考官对你的印象就会减分。所以说话流畅很重要,在面试这个环节,能说比你满腹经纶都要重要得多。面试的时候不要紧张、胆怯,要淡定点,微笑、阳光,就像我们文学院那“阳光中文”的口号一样(笑)。当然,在学习和生活方面,也要增强勇气。所以有机会的话,你们要多站起来回答问题,表达想法,锻炼胆量。你们在学校也有很多这样的机会,像古诗文朗诵、演讲等,如果你们不会特别排斥、反对和违背自己的意愿,你们还是去练一下吧。有时技巧这种东西不是一下子就能发挥出来的,而是在日积月累中沉淀下来的,这样慢慢地会形成自己的说话风格。文学院的女生在这方面还是挺腼腆的,所以在这方面也还是要活泼一些、积极一些。异类一点没什么关系,以前我们那个班都很安静的,就我很活泼,经常自己在这里搞笑一下,在那里搞怪一下。

 

永不止步

记:您现在作为一名法制员,工作状态怎样呢?

朱:我们法制员属于执法部门,里面会有个审案审核人,专门管理审核,比如案件的合理性,相当于享受一个副股待遇,类似队里边的小组长之类,对于法律法规都要很熟悉。我不是读法律的,所以还要读很多法条,核证整个案件的各个过程。最近在考虑换个工作环境。

记:那下一行业是什么呢?

朱:也是公务员系列,只是会换个地方,也可能会换个工作状态,不可能会永远停留在同个地方。

记:是想寻求突破还是?

朱:就想更进一步。其实就平时的事情我是挺懒的,但在关键时刻还是会认真爆发一下。当玩的时候可以玩,当该认真的时候,我会很认真地做好准备。可能会尝试考选调,加上我现在也在读研,是武汉大学的公共管理,就想给自己努力的机会。我这人很奇怪的,平时很讨厌忙,但是一旦闲下来就觉得很空虚。我喜欢比较充实的生活,我想在工作中不断慢慢尝试新的东西,觉得太闲的话生活味就淡了点。所以每次弄完活动之后都会挺有成就感的,虽然累但是很开心,享受过程。我跟小花老师都是这种性格,我们都是双鱼座的,双鱼有个特点就是平时挺懒的,但是做起事情会很认真(笑)。

记:现在考公务员变成一种潮流,人们把公务员视为铁饭碗,很多人趋之如骛。您认为该如何看待考公务员的心态呢?

朱:我觉得还是要因人而异吧。就比如你的专业不适合往公务员发展,像金融啊理科的电子科技行业,这些在他们的领域都有很好的发展前途,其实也不一定什么都要往公务员这块去,太盲目也不对。但我当时去考也没有盲目跟风,因为尝试了几个领域,也就发现了公务员跟我们专业也很挂钩,挺适合的,作为女生,足以自立。每个人都要根据自身情况去考虑,如果你有更好的发展,有自己的兴趣也可以往兴趣发展,就不应该把心都压在考公务员上面,这是很不实际的。人要往多方面发展的,不应该只走一条独木桥。

记:大家都说找工作要找自己感兴趣的,这样会比较有工作热情。师姐你是基于什么呢,是为了去找这种挑战的感觉吗?

朱:潜意识里有。当时太看重所谓的兴趣,好多人会觉得兴趣很重要,其实当你工作后你发现,它并没有特别重要。只要工作不违背你的原则或者不是很讨厌的话,我觉得还是要考虑一下现实。所以我当时一味地向着兴趣去,失去了一些东西,但终归是人生经历。所以兴趣重要,同时也要考虑工作是否符合你的长远目标和现实需求。说到挑战性,我也觉得自己工作的跨度挺大的,从记者到辅导员,再去考公务员,其实会潜意识地去找进步的空间,想努力做到更好。现在还觉得自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所以想着继续深造自我。

记:您觉得我们在大学还应该为就业做哪些准备?

朱:首先得明确一个目标,最起码要判断自己最终的方向,再多方面学习尝试一下,如果是教师就是试讲、口才、文笔之类,尽可能在大学找机会做一些相关的事情,为自己提供一个平台去锻炼,去判断哪个更适合自己,。如果没做过就不要轻易下结论,只有试了才发现你的潜能是巨大的。就像考公务员,如果我不去考怎么知道自己考不考得上。所以像现在,作为大一学生,明确目标理清思路是很重要的。第二方面就要培养自己的技能了,还有外在的比如口才、沟通交流能力。“说”在这个社会真的很重要,普通话也要练好。还有个人的气质素养也要修炼一下。另外就是能写,这是中文人的基础。另外,最好有自己的特长,有自己业余的兴趣,不为别的,这会成为我们情绪心灵的寄放处。我挺喜欢一句话:“成功百分之八十源自于出席”。性格决定命运是真的,我觉得在我的人生履历里,我很深刻地感受到这一点,开朗一点,乐观一点,很多事情会得到更好的结果。

记:最后,您对我们这些后学者,还有文学院有什么寄语?

朱:(笑)希望师弟师妹们可以学到更多,学富五车啦,享受自己美好的人生。然后文学院的工作可以发展壮大,成为一个典范,希望优良传统延续下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采编心得体会

   采访是在校本部进行的,千呼万唤始出来,国师姐走在大学校园中,依旧如大学生那般青春美丽,朝气蓬勃。她很善谈,笑称自己“话唠”,开朗乐观是她的代名词。谈到大学期间的工作生活,她很乐于分享自己的感受与经验,有着师姐对师妹们的理解、关心与鼓励。师姐是一个喜欢不断挑战,不断进取的人,不拘于现状,喜欢寻找未来的各种可能。她说道:“成功的百分之八十来源于出席。”是的,人生需要不断尝试突破,才能发现未知的自己。最后,感谢文学院老师们的争取与支持,让我们有这一次丰富的体验,使我们在各方面获益良多。


广东技术师范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   版权所有
School of Literature and Communication of Guangdong Polytechnic Normal University